×

“开张天岸马”:陈明键及其《创新,从提问开始》

tushuxun tushuxun 发表于2022-09-09 00:56:07 浏览96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大师兄陈明键,长我十五岁,一见欢喜,一见不离。久违的通泰气息,踊跃扑面,似天上水、人中龙。我和安之尊其为大师兄,因清华校友,更因亲切。对大师兄有五点印象,掠记如下。


一、他眼目清澈


大师兄是金融界人士,北京东方高圣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曾受聘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财务顾问,获誉“点金圣手”,术业专攻;又担纲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业界讲师、民智国际研究院理事长,主导高增长企业并购重组案入选MBA经典教学案例,有专著《交易》、《路线》、《并购革命》等行于世。


我对投行、交易领域一无所知,远隔十八条街,但读大师兄《交易五十九条》,也似乎领会到了些什么,对这一行生起盎然的兴致。是什么吸引了我呢?大约因为读出这五十九条与我略知一二的哲学宗教知识,有个通贯处。《交易五十九条》的行文,哲思内蕴,通透明白,或因触着活水源头,洞天别有。世界发生了什么,发生着什么,还可能发生什么,他似乎一直有敏锐的观察、深入的思考和整体的把握,睹鞭影而行,见机而发,发而中节。



这样一个大师兄,旅居各地,皆会有发陈。耶路撒冷一年半,他走访各色各样的犹太家庭和机构,有诺奖得主、政界显要、文化专家、大学校长、保安队长、老祖母等等,与之把酒,围炉进餐,在深入晤谈中推进对自己对教育、深度学习与创新问题的思考。他体认到,犹太民族的创新模式,根植于犹太教几千年来形成的推崇经典、强调思辨的传统。大师兄观察别人,是为了增强自个儿,他对中国文化传统和教育现状全盘观照,深明厚土深植、“返本开新”的现实意义。


他清晰。


二、他胸怀天下


《创新,从提问开始》引斯宾诺莎的话开篇,一下子就奠定了这期走访和思考的品格。这位17世纪的犹太裔荷兰哲学家说道:“对于涉及人类事物的东西,不要笑,不要哭,不要生气,要理解。”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对于哲人的态度,天下的怀抱,上帝的眼睛!这句话的背面,是大师兄的一张照片,坐在简约的白色椅子上,露天,十指交扣置于腿面,双目透过眼镜向前微向上看,宁定、广大、安然。他在想什么呢?他经验到什么呢?他感受着什么呢?这照片里,又似乎没有他,没有陈明键,而只有宁定、广大、安然。



他欣赏着古希腊的“罗格斯”,也领会着中国的“道”,他赞叹斯宾诺莎的《伦理学》,仅从六个定义和七个公理,便顺理成章地推出了“神”与“自然”的一致性,于是上帝实体化为整个宇宙。“如果我们用东方的‘道’来替换其中‘神’的概念,斯宾诺莎的《伦理学》证明了‘道’与‘自然’的一致性。哲学史上,第一次有人用欧几里得式的推理证明了‘道法自然’”,大师兄在书中欣喜地分享。


他赞赏犹太教的“平行逻辑”,A也许是对的,非A也许是对的,A和非A也许都是对的。这种逻辑打开了一个并行不悖的空间,促进人的深度思考和涵容。他欣赏这许多,拥抱相异的,领略相反的。这不禁令人想起禅宗史上熠熠生辉的“吃茶去”公案:有僧到赵州,赵州禅师问:“新近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喏,师曰:“吃茶去。”千载之后,赵朴老评唱:拂子时时竖,平生用不尽。万语与千言,不外吃茶去。值此,大师兄当会心一粲。


他热诚。


三、他走路生风


“今天品酒会,谁都不许走。有约改了,有会推了!”大师兄一推门进来,空气都喜悦得震荡。他知食、知味,乐享酒的甘醇,更乐享相逢意气为君饮。他走在耶路撒冷老城城墙上,背影坚毅。他有勇气质疑,也有能耐建设,目标无所畏,结果无所谓,他是个整全的生命体,鲜衣怒马。大师兄认为,爱因斯坦能够做出杰出科学贡献和社会工作成就,首先在于“他不畏人先的勇气,不惧挫折的耐力”,这种勇气和坚毅,脚踏实地、畅快淋漓。



大师兄在商言商,看穿《塔木德》的基本价值观是一种经济价值观,用商业和经济的眼光去判断制度、厘定规则;他又洞悉学问的“无用之用”,看到犹太民族更根本的价值观:世上有国王的王冠,光彩夺目;但学问的王冠比国王的王冠要荣耀得多,辉映千古。大师兄聪敏明彻,说话行事毫不拖泥带水。觥筹交错,语笑往还,一众宾朋讨论各种话题。我觉着,席间的大师兄和字里行间的大师兄,是一贯的。他身上,鲜活着春风马蹄,英姿飒爽,气贯云天,却与酒无关。


他快意。


四、他美乡醉梦


大师兄似乎能领略所有真挚美好的东西,心灵和眼睛安住在某种意境里。他感动于一位犹太老祖母的话,这位老祖母,有5个子女,38个孙辈,60多个曾孙。老祖母说:“孩子是父母和上帝三个人一起养育的。”孩子只属于父母一段时间,经历了成人礼,他们就必须为自己做决定,不再属于父母,而属于上帝了。大师兄显然觉出这话是富有力量和美感的,他细细记下这位老祖母生命经验淬炼出的灼见。



在养育孩子上,老祖母认为,“也许父母才是真正的问题。你并没有训练你的孩子去适应人生,因为总有人会伤害你的感情,总有人会侮辱你,总有女孩会拒绝你,你的老师也会生你的气。没有逆境的人生就不是真正的人生。”她无法想象六个大人盯着一个孩子的画面,这会给孩子多大压力!她发现,“在大家庭里面,每个孩子都能学会如何应对外部世界的困难。”


可以推知,老祖母娓娓道来时,大师兄一定听得津津有味。在这有着一定之规的美好意境里徜徉过,话语再自他笔端流出,就显得格外清新、温暖。正如对葡萄酒产区地貌的直观,对黄宾虹笔法的流连,大师兄接物待人,总是“临在”的,他不作态,所以无隔,作为聆听者、审美者,他自身便也成了美的一部分。卞之琳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大师兄看风景,自己也成为风景。


他宁静。


五、他早生华发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蜘蛛侠》的经典台词风靡一时,更何况大师兄这样的古道热肠者。他勤勉于上行,也勤恳于下化。他考察发现,“犹太人并不是被上帝选中的,而是被学习选中的。”他知晓学习机会对人多重要。犹太文化推广者梅姆说:“机会是一个人生活中最需要的东西,如果你有机会,而且加以利用,就可以不断改善自己。”梅姆希望给更多人带来优质的教育,因为教育意味着宝贵的机会。


大师兄也在做着同样的事,他主理民智国际研究院,联合各界朋友,积极建搭平台、创造机会,促成中国的智慧头脑会面,共同致力于良性氛围的引领、社会民生的改善。以色列的创新型农业是世界一大奇迹,专利项目众多,农民往往是农业工程师。大师兄走访以色列的农校,看科技背景下人与土地的连接,思考中国人才养成的多元模式,在多大程度上是可行的。好的教育,铸造民族的脊梁。大师兄持续关注教育主题,他观察、比较、思考、尝试,尽自己所能,为中国的当下和未来增加砖瓦。大师兄早生华发。


他长情。



老和尚说,这陈居士,是个人物。我和安之心里美滋滋,这个“人物”,是我们的大师兄。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大师兄,该用什么呢?安之说:开张天岸马。(所幸的是,可与对举的那位“俊逸人中龙”我们也见到了。)


南怀瑾先生有一方印,印文“愿天长生好人,人长行好事”;我少不更事,也仿制一方,增一字,成了“愿天长生好玩人,人长行好玩事”。我眼里的大师兄,好且好玩儿。愿这世上,“大师兄”多一些,哪怕再多几个。也许是奢望,但,让这奢望先有吧!


本文作者简介:


王子宁,青年学者。清华大学哲学系博士后,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国学研究院博士,致力领域为佛道教、长青哲学与比较宗教学。有译著《长青哲学》、《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金大中自述》等,专著《长青哲学论略》待付梓。

微信扫码购买作者签名版《创新,从提问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