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图书馆数量透视珠三角开放度:深圳和东莞“遍地”都是图书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7-22 05:59 阅读数:

深圳和东莞是珠三角常住非户籍人口数量最多、占比最高的两座城市。

7月20日,深圳本地媒体《深圳商报》在其头版最显眼位置,列举了一组数据:全城959个公共图书馆,全年进馆读者3535万人次。

图书馆是最近的热门公共话题之一,这缘于不久前的一个温暖的故事。6月底,在东莞打工的湖北人吴桂春失了业,打算回老家,临走前去东莞图书馆退图书证,拿回100块押金,应馆员之邀,他写下了一则留言:

我来东莞十七年,其中来图书馆看书有十二年。书能明理,对人百益无一害的唯书也。今年疫情让好多产业(企业)倒闭,农民工也无事可做了,选择了回乡。想起这些年的生活,最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虽万般不舍,然生活所迫,余生永不忘你,东莞图书馆,愿你越办越兴旺。识惠东莞,识惠外来农民工。

留言被图书馆馆员传播了出去,很快,吴桂春接到了当地人社部门的电话,最终,他在离图书馆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找到了一份物业管理的工作,继续留在了东莞。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东莞有着“世界工厂”之称,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打工者。这一次发生在打工者身上的图书馆故事,却在就业机会吸引力之外,不经意间成为了东莞的另一种城市形象广告。

以图书馆为代表的公共文化设施,除了是城市的文化标识和精神符号之外,同时,它们也是人人都能平等获取知识的重要载体,当公共图书馆敞开怀抱、一视同仁地接纳每一个人,也成为了城市开放性的最佳注脚。

此次的事件看似充满了偶然,个体与城市之间,图书馆成为重要的情感联系纽带,但这样的偶然,为何发生在东莞?

《人物》杂志在7月2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葬花词、打胶机与情书》的报道,报道中,东莞图书馆研究馆员杨河源将这个事件发生的原因归结为珠三角的公共性,珠三角整个的文化开放度是非常高的,它不会拒绝谁进去,不光是文化机构,服务机构更明显。

仅从公共图书馆的数量指标来看,东莞在整个珠三角也称得上是佼佼者,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东莞共有653个公共图书馆,超过了深圳同期的650个(数据来源于深圳统计年鉴)。相比之下,珠三角另外7座城市一般仅有个位数或两位数的公共图书馆。

珠三角各城市的图书馆及常住人口情况

(数据来源:各市统计年鉴和统计公报,图书馆数量和藏量为2018年底的数据,人口数据为2019年底的数据。)

不无巧合的是,深圳和东莞是珠三角常住非户籍人口数量最多、占比最高的两座城市。

在东莞,图书馆不仅在市区,更分布在镇街、社区甚至是工厂内,广泛的分布让每个人以较小的出行成本就容易找得到图书馆,东莞也诞生了全国第一家无人值守的24小时自助图书馆;深圳则是最早实现中国“每1.5万人拥有一个社区图书馆”目标的城市,它所拥有的959个公共图书馆中,除了有600多家图书馆(室)之外,还有200多个自助图书馆和书香亭,分布在城市街区。

2016年,在网友发贴称深圳坪山图书馆出现多名“流浪人员”,馆方回应称:图书馆向公众开放,会平等对待每一名读者,不拒绝任何人进馆阅读,但会善意提醒读者注意卫生。

东莞也将图书馆的服务精神发挥到极致,自2005年东莞图书馆新馆建成开放起,就免费、零门槛向所有人群开放。东莞图书馆馆长李东来曾在一篇《图书馆:温暖和希望》的论文中写道:对于很多都市中的边缘人、失落者来说,公共图书馆不仅是精神,也是身体的避难所。

关于城市综合竞争力,有一种观点认为:外来人口占比越高,城市的活力就越强。这是各地争夺人口的基本逻辑之一。在“以人为本”的背景下,除了通过优惠政策、产业活力来吸引人口之外,城市管理者如何通过城市文化空间给外来人口营造归属感,培养开放、包容的城市文化,或许还有更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编辑:泰山

Tags:公共图书馆

相关文章
格桑公益基金会再进甘孜藏区送爱心
格桑公益基金会再进甘孜藏区送爱心
公共图书馆数量透视珠三角开放度:深圳和东莞“遍地”都是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数量透视珠三角开放度:深圳和东莞“遍地”都是图书馆
美记者出书爆料:美第一夫人与伊万卡之间如何暗中较劲
美记者出书爆料:美第一夫人与伊万卡之间如何暗中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