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篇小说 胡学文 有生

我们为什么还要读长篇小说?胡学文携新作《有生》来宁分享创作心得

tushuxun tushuxun 发表于2021-03-07 01:34:15 浏览167 评论0

抢沙发发表评论

6日下午,著名作家胡学文携长篇新作《有生》亮相南京新华书店,著名评论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译者、南京大学副教授叶子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本次新书分享。据悉,本次活动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与南京新华书店共同主办,作家、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文学出版中心主任李黎担任主持。

《有生》是作家胡学文潜心八年完成的家族史诗似的长篇小说,它首发于《钟山》长篇小说2020年A卷,单行本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出版仅两个月,《有生》已迅速在多项重要文学评选中脱颖而出,荣登中国小说学会2020年度小说排行榜榜首、2020年长篇小说年度金榜、《扬子江文学评论》2020年度文学排行榜榜首、《当代》长篇小说年度论坛2020年五佳长篇。与此同时,该书还在在全国各大排行榜中取得了骄人成绩。

《有生》是一个起始于接“生”的故事,它以接生了大约一万两千人的祖奶为主干,以被祖奶接引到人世的众生为枝叶,为读者构建起一方土地上的生命本相。

著名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认为《有生》为后疫情时代我们民族的自我认识提供了新的视角,他建议将本书和《活着》《白鹿原》《古船》,及莫言的一些作品做比较,以便在当代文学史的尺度里厘清《有生》的位置,明确胡学文和这个书写传统的关系,找到《有生》对于当代文学史的贡献。其实在现当代文学中,在家族史诗式的优秀长篇中,《有生》不落窠臼,有着自身独特的“识别码”,在构思时,胡学文竭尽心力去想如何与众不同。

分享会现场,胡学文分享了自己赋予《有生》的“识别码”,比如在叙述上,胡学文把当下与百年结合在一起,既与百年家族式的作品不同,又与纯写现实的作品有别,这样就牵涉到结构性的问题。“终于有一天,我想到了‘伞状结构’,上部单章祖奶,下部祖奶则是双章。上部舒张,下部收拢。读者未必注意这些,但于写作者是有意义的。叙述视角、结构确定,题蕴有了指向时,我意识到可以动笔了。”胡学文说。一个字一个字手写,潜心八年完成的《有生》,浸润着胡学文的心血,也表达着他对写作的雄心,“我一直梦想写一部百年家族式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挺多的,如李敬泽先生所言,‘如群山连绵’,但我愿向群山进发。或许正是有群山的耸立才有磁石般的引力。当然,这很冒险,但写作需要冒险,唯此才有创作的激情和冲动,才能体味旅程的曼妙。”胡学文如是说。

活动现场,著名评论家何平认为,当今这个快节奏社会中,读长篇小说是很有必要的,以《有生》为例,可以看到胡学文对底层、苦难、女性等很多相关问题上所做的反思,比如:接生婆这样一个职业在乡村社会担负的功能,这样一种特殊的游走在底层、基层的,负责把生命引入乡村社会的女性个体,“她”在乡村伦理、秩序中起到的作用,以及这样一个叙事主体投射到小说的结构上的变化,都应该启发我们去重点关注和思考。这正是阅读长篇小说的价值。

叶子同样分享了自己在阅读《有生》时的感受,她认为这本书呈现了百年中国的乡土面貌,书中的人物留给了她非常深刻的印象。无论内涵、思想或是对人性各方面的深入都是厚重的一部作品。后疫情时代,人们会通过厚重、深刻地阅读,通过深入的思考和回忆,来反思一些以往被认为天经地义的消费行为和阅读模式,外界的剧烈变化,会让我们深入思考有关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深入考虑我们的传统、先人和人生。

可以说 《有生》是一部极其适合当下沉浸式阅读的佳作,从这个意义上说,《有生》可能不止是一部文学作品,它的专业高度不仅没有限制它的传播,相反,会极大地促进它在不同读者群体中的口口相传,通过广泛的阅读而成为一个时期的经典。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黄彦文

【来源:扬子晚报】